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落花时节又逢君 > 第46章 永世之缘+相伴人间 尾声

第46章 永世之缘+相伴人间 尾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想不到在这里面还能见到完整的人,锦绣微笑,撕下着了火的衣角丢开:“你以为麒麟的契约是人人都能立的?”
  
  接连有两个陌生人闯进领地,麒麟显然被激怒,吼叫的声音震得耳膜发疼,紧接着,原本清凉的洞穴便燃起了熊熊大火,封死了所有出路,看趋势它是不将两人魂魄连带肉体彻底毁灭绝不罢休。
  
  麒麟洞有多危险,自己是无知者无畏,他却最清楚不过,红凝怒极:“谁叫你进来的,还不快走!”
  
  火光映照俊美的脸,凤目中温柔更多,他长叹一声,拥她入怀:“没事就好,不要再任性。”
  
  整个洞穴如同大火炉,烤得人口干舌燥,火势逐渐蔓延过来,烈火中,麒麟的身形若隐若现。
  
  万万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站在他身旁,红凝别过脸,冷冷地道:“我从没想过跟你死在一起,你明知我是进来找他的,何必再做这些,你的法力呢?应该能冲出去吧?”
  
  大约已猜到发生的事,他并没有指责她方才愚蠢的自杀举动,只是看着面前烈火点头,温和的声音自有一派不容抗拒的威严:“自然能,我不是答应过帮你救他出去吗,此事容易,稍后我说走,你便带他跑,我随后便来。”
  
  他扣住她的下巴,很快却很真实地在她唇上吻了下。
  
  感觉轻佻,红凝正要发怒,宽大的怀抱已经撤去。
  
  长袖挥过,通天的法力施展开来,熊熊天火迅速朝两旁退去,清晰地现出中间麒麟的影子,还有被火索束缚的白泠。
  
  火索忽然断裂。
  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  契约被毁,麒麟狂怒,朝这边猛扑过来。
  
  来不及想太多,耳畔就传来他的声音:“快走,否则都难逃出去。”
  
  被推出三丈,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形消失在火海,一切发生得太突然,红凝犹自发呆,一双手从旁边伸来拖起她就朝外面跑。
  
  烈火中生生被开出条路,二人刚冲出火圈,已站在长长的通道里,身后大厅入口再次被火焰封住,里面的情形再也看不到了,所幸这里距洞口不算太远,趁着麒麟没有追来,应该可以安全逃出去。
  
  “想不到他有这等法力,能逼退天火,极像父王提过的正宗通海之术。”身旁人还是有一张冷漠的脸,拉着她的手却十分温暖,正如小时候他带着她四处跑的情景。
  
  红凝忽然站住:“你先走。”
  
  白泠道:“火一灭,就走不了了。”
  
  火真灭了的话,就说明里面的战斗结束。红凝推他:“你走吧!”
  
  大约是知道她的决心,白泠看着她片刻,不再说什么,大步朝洞外走去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  
  他的身影刚刚消失,身后忽然传来麒麟的咆哮声,洪亮凶恶,脚下地面不住颤动,与此同时,宽阔的洞厅内,熊熊天火瞬间熄灭。
  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红凝只觉得周围冷得很,从四肢一直冷到心头,冷入骨髓。
  
  是因为少了那宽大的怀抱吧。
  
  每次有什么事,那怀抱总会等着她,淡淡的温暖,带着点无奈。被掌握的感觉让她厌烦且愤怒,或者说,害怕对这种感觉产生依恋,所以她用尽恶毒的话去讽刺他,去伤害他,想让他知难而退,可如今,她却急切期盼着再被拥抱一次。
  
  昨夜,满身的伤痕令她触目惊心,十分不安。
  
  红凝扶着洞壁,木然地往回走。
  
  令人窒息的寂静,宽敞的洞穴不见半点火星,寒意弥散,洞厅中央,一只全身长着火红色鳞甲的怪兽四爪伏地,一动不动似已睡去。
  
  旁边,一袭锦袍格外显眼。
  
  他正俯身看那麒麟。
  
  眼泪忽然落下,红凝咬住唇没有叫出声,快步过去拉他。
  
  他微笑着,反握住她的手。
  
  一滴殷红的血印在她手心,缓缓消失。
  
  红凝甩开那手,转身就朝洞外走,却被他拉回怀中紧紧抱住
  
  .
  
  洞外早已等了一大群神仙,不只昆仑神族的重要将领,北界王与陆瑶等也赶到了,中间当先两个正是昆仑天君与神帝,两人神色各异。昆仑天君眉头微皱,不知在想什么,神帝则面色阴沉,身后白泠紧紧盯着洞口,冷漠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担忧,目光黯然。
  
  先前听白泠说起里面的情况,众人几乎不抱希望,数十万年以来,从未有人进了麒麟洞还能安然逃出来的,如今见二人平安,喧哗声骤起,事出意外,昆仑天君忍不住也露出一丝惊异之色,瞟了眼旁边神帝。神帝却只冷冷地看着二人,面色依旧未见好转。
  
  锦绣先与昆仑众神将招呼过,接着走到昆仑天君面前:“多谢天君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  
  昆仑天君目光闪烁:“中天王法力通天,佩服。”
  
  锦绣摇头:“麒麟是上古神兽,我能逃脱只是侥幸罢了,碰巧发现有人在洞内留了片昆仑冰晶,想是怕谁一时冲动跟进去,所以事先带了片昆仑冰晶,结了道简单的印,一心要保后来人全身而退。”
  
  昆仑天君终于动容,半日才道:“是她。”
  
  虽是凡人之躯,但身为昆仑天君的妻子,闻夫人因为自己害丈夫丢了天庭之主的位置,也曾勉力修仙不想再拖累丈夫,所以懂得些浅薄法术,然而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命中无仙缘,一直是丈夫以通天法力为自己续命,自己却因身份问题屡次为他带去劫难,生白泠时又遇险,拖累他,以致晋升时差点散尽全身修为,诸多无奈之下,闻夫人终于万念俱灰,决定放弃,主动进了麒麟洞,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。
  
  然而谁也不知道,闻夫人一心求死,保全丈夫,进去时特意带了块昆仑至宝神族冰晶,还结了道印,怕的就是丈夫冲动伤心之下会跟进去。事实上,昆仑天君的确险些跟了进去,只不过被众将死死拦下,而后昆仑祖师遣人抱来白泠才作罢。
  
  而那块冰晶,留在洞内五千年,如今恰好派上用场。
  
  锦绣微笑道:“当初是我算计天君,害得天君难度情劫,如今叫我也遭遇此劫,果真是天意报应,天君怕是早已卜算到了。”
  
  昆仑天君淡淡地道:“本王并没怪你,救了小儿,倒要谢你。”
  
  白泠闻言上前作礼,又走到红凝面前。
  
  同样的脸,已经多了几分陌生,红凝忍不住黯然,人生轮回转世不正是这样吗,将来自己也会忘记吧,包括这里所有人。
  
  他仍有些不解:“你为何专程来救我?”
  
  昆仑天君并不看红凝,先一步开口道:“是我叫她来的,他们救了你,你母妃也救了他们,谢过便是,回去吧。”他停了停又道:“当断则断,天火助他重塑身形,从此脱胎换骨,修行就容易多了。”
  
  白泠迟疑了下,果然退回父亲身旁。
  
  昆仑天君转向神帝:“区区凡人竟能闯进我昆仑玄境,不知帝君作何看法。”
  
  “朕会追查此事,”神帝点头,“天君并没打算惩处她,反带她来麒麟洞这么重要的地方,或者那人正是知道她是天君的熟人,所以送了她一程,未免太自作主张,朕将来定然叫她与天君赔礼。”
  
  昆仑天君一笑,象征性道了声“告退”,遂率部族离去。
  
  匆匆相见又匆匆分别,记忆中沉默寡言却对自己呵护备至的少年已不在,他甚至没回头多看一眼。红凝望着那白衣身影,张了张嘴,有点不知所措。昆仑天君刚才那句“当断则断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,他历了此劫,已经脱胎换骨,将来必定修行有成,而自己将永远在人间路上行走,守护三世的少年从此再与自己毫无瓜葛。
  
  锦绣强行握住她的手,走到神帝面前:“原来闻夫人之事,天君是情愿的。”
  
  神帝冷冷地道:“朕少了臂膀,他自然高兴得很。”
  
  锦绣道:“是我未能度劫,让师兄失望,若非师兄所赐《通海》,方才我们早已葬身洞内。”
  
  神帝道:“天女求朕带了最后一滴瑶池金莲露赶来。”
  
  锦绣看陆瑶:“多谢天女。”
  
  “这句多谢我已听得够了,没有别的?”陆瑶微笑,“你当我是傻子,什么都不知道,当年为了替她削籍,你就受过天刑,之后你肯为胡月这么做,我以为你是看在我的面上,对我多少有些情份。”
  
  天刑?替胡月削籍!脑子里似乎有什么炸开,红凝立即抬起他的手,掀起长袖,哪知看到的景象更让她惊恐——旧伤结了疤痕,却又添了数道新伤,手腕以上皮肉尽绽,几处血迹早已染透了里面的衣衫,只因穿着锦袍所以看不出来。
  
  旧伤是替胡月削籍受的天刑?红凝喃喃道:“为什么有新的?”
  
  陆瑶道:“当年你难度情劫,执意下凡报恩,本是要丧命天刑之下,他为助你脱胎换骨,代你受了八十一道天刑,可笑你却半点不领情,他从不曾这样对我,我不明白,你到底有什么好?值得他连神籍也削了,就为了跟你一起做凡人?”
  
  北界王呵斥:“帝君跟前,不得放肆!”
  
  陆瑶不理,执意看着锦绣:“退亲?我究竟哪点比不上她,要你这样嫌弃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